您的位置:无锡上门按摩 > 新闻中心 >

无论你走多远都会在某个寂静的夜晚走进你的梦

  故乡是风筝的长线,无论你飞得多高,都会时时拽着你。离开了故乡,就像断线的风筝,四处漂泊,无处可依!故乡是心灵的港湾,无论你走多远,都会在某个寂静的夜晚走进你的梦乡!我的老家在白龙村三胡湾,村子西边有一条发源于韩桥水库的小河,东边也有一条发源于围堰水库的小河,两条河流在村子最南边汇合,最后流入孝感南部的王母湖!虽然这两条河都不大,在地图上也找不到,但老家这两条无名小河却给儿时的我带来无穷乐趣,儿时在河边玩耍的一幕幕至今仍然是历历在目,记忆犹新!
  暑假是我们最盼望的!我们可以泡在河里尽情地游泳,打闹,嬉戏,在河里摸鱼抓虾,逮河蚌和河蟹等。我们这些在水乡长大的孩子个个都是游泳高手,父母是不担心我们淹水的。有时候还带上“粘网”放到河中间,等玩够了再去取鱼。直到太阳下山才依依不舍的爬上岸来,带上一天的收获——一桶鱼虾、河蚌等回家交给妈妈做成可口的菜肴,美美的吃上一顿!
  每当大雨过后,河水上涨,我们便跑到河边“观潮”,只见滚滚河水奔流而下,虽然比不上“钱塘江大潮”的威武雄壮,但还是很壮观的!记得有几次,河水淹没了下游的一片片稻田,村民们叫苦连天,有几个老人甚至开始咒骂龙王不长眼睛,把庄稼都糟蹋了!我们则带上自制的捕鱼工具“虾耙”到田里捕鱼,有金色鲤鱼、肥肥的鲶鱼、滚圆的泥鳅和胖头鱼,还有很多叫不出名字的各色鱼儿,当然最常见的还是鲫鱼了,偶尔还会捕到几条黄鳝和甲鱼等。龙虾我们是不要的,那时候还没有吃龙虾的习惯。我们喜欢把龙虾装进罐头瓶里,慢慢欣赏,通体透红的龙虾在瓶子里面游来游去,样子可爱极了!
  到了冬天,我们在河边堆雪人,然后搓两个“泥球”做眼睛,硬是把个雪人做得栩栩如生,连聪明的麻雀都误以为是真的,不敢靠近。如果河冰足够厚的话,还会跑到河里滑冰,比现在滑旱冰好玩多了,摔着了也不会很疼,爬起来继续玩!那时候的我们可没有现在城里的孩子这么娇气!最有趣的是以河冰为“楚河汉界”,双方在河两岸布下“重兵”,以雪球为子弹互相攻击!直到一方的“战士们”冒着被冰坨子砸头的危险都冲到对岸为止,“战争”才告一段落!胜利是要付出代价的,就算头上被冰坨子砸几个包也只能忍着!因为我们“战前”早就约法三章,是不能打真架的!
  如今,村东头的小河因镇上新开发的现代化住宅小区生活用水的排放,已经被污染得面目全非。村西头的小河被老板们承包起来拓宽加深,修筑拦河大坝,然后养鱼,两岸还种上了各种各样的景观树,变得越来越漂亮了!每到周末都有很多城里人开车到这里休闲垂钓。河流的命运都如此不同,何况人呢?儿时的伙伴们都有已经长大在外成家立业,为了各自的梦想,四处奔波,难得一见。但他们和那两条小河却无数次进入我的梦乡……